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不伦恋情  »  我破了那个空姐的处
我破了那个空姐的处



  初冬,渐冷,第一次见到你是在一个小小的宠物店,外面是冬季淩晨少见的晴朗透过大大的玻璃窗照在我的眼睛里,照亮了全部房间。我感到有点恍惚,阳光打在你的身后,脸看不明确,但是头髮上,衣服上,手上都泛起微微的阳光静静的站在那里,牵着一条小金毛,个子高高的。有那幺一刻,似乎集中了我心里所有以来的想像的纯美,像一场春日里漫天飞舞的梦,那幺的不真实,像永恆天际里的浮云流彩,与现实世界不再有任何接洽。阴霾晦涩中,一道光透过浓雾,重重的击在我的心口上,让我呼吸艰苦,而我甚至还没有看到你的脸。

  「我叫,苏潇」你的长发被发箍紧紧的束在脑后,油亮的黑髮屈服的贴在耳边,大大的眼睛亮亮的看着我,嘴唇有些倔强的微微翘起。

  一瞬,梦醒

  我知道我不能爱你,因为我已经结婚了,可是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端,我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你,你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我,终于在那天,我即将出差之前,你突然涌现在机场,紧紧的抱着我,告诉我,你爱我,你怕离开。我没有说话,买了一张同行的机票,然后问你:「跟我走吗?」直到看着飞机腾空,握紧你的手,我依然不敢信任,这一切是真的,这一切对于我而言,太猖狂了。

  我结婚了,妻子是大学时代认识的,我知道她不会是我最爱的人,因为我们有那幺多不同,可是我还是娶了她,就是因为两年的异地恋,她一次次的握紧我,不让我离开,我信任,妻子是真的爱我,可我始终没有措施让自己全心全意的爱上这个女人。

  在宾馆的大堂,我们还故作镇定,可是当房门在身后关上的那一剎那,我带着点蛮横的将你搬过身来,紧紧的将你搂在怀里,你无穷温柔的看着我。于是我也不由自主的凝视着你的眼睛,你的唇,像玫瑰花瓣一样充满柔情的微微开啓。

  我的头略略有些倾斜,于是,你逢迎着我,向另一侧略歪着头。然后,我的眼力从你的眼睛渐渐的下移,落到你那俏丽的嘴唇,而你也是。终于,两个人同时闭上了眼睛,我们的唇相触了,彻底融化在期待的吻中。

  两人都是初次接吻,双方的动作都显的有些笨拙,但在我们有心而发的情绪带动下,很快就陷入了甜蜜之中,此时世界上彷彿就只有我们两人,两个享受着世界上最美好情绪的人,这种情绪就是爱情。

  那一瞬间,两个人的头脑里默契的同时冒出一个词:「真空」,从那以后,接吻是两个人在一起最频繁的动作,而且无论何时何地,每次,我们都能享受其中,领会那种让人眩晕的幸福。也许,只有真正的心灵相爱,才会有那幺美好的感到,也只有真正的全心投入,才让我知道接吻如此的幸福。

  当我褪去你所有的衣衫的时候,我愣住了:这是什幺样的俏丽啊,那是永远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震动。我永远都不会信任天下竟然有这幺完善的身材,每一寸肌肤,每一个毛孔,每一处凸起,每一处凹陷,都是那幺完善。那美如天仙般的秀丽脸庞,柳眉、杏目、瑶鼻、樱唇,白里透红的双颊,长长的秀髮贴在颈部、肩部,细长的双臂,圆润的肩膀,柔柔的脖颈衬着你性感的锁骨,雪白的胸口光滑的像是高山上的雪,胸前,那让人狂热的乳房自满地向上坚挺,粉红色的乳头像两粒樱桃点缀其上,与周围那一圈粉红诱人、娇媚至极的淡淡乳晕配在一起,犹如一双含苞欲放、娇羞初绽的稚嫩「花蕾」娇嫩的,傲然而立。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,随着呼吸慢慢起伏,小腹的中间还有一道东方人少有的凹线,画着一道完善的曲线,把我的视线带向下面。

  三角形的黑森林是那幺的神秘和诱人,你的阴毛并不多,正是我爱好的那种类型,两条苗条的玉腿夹的紧紧的,像是用最纯粹的和田玉雕琢出来的一样,苗条匀称的美腿好似酥软无力的在发抖中倾颓,你那让人血脉贲张如蛇般妖异的身躯软倒在床上,如精工雕琢的挺秀鼻端渗出点点的汗珠,两颊皮肤下流动的豔红晶莹如玉,红嫩的柔唇微张,我鼻中嗅入处女般的芳芬。

  我将自己的身材警惕翼翼的笼罩在你之上,感到到一阵温温暖从未有过的安静。两个人的肌肤紧紧的贴在一起,胸膛对着胸膛,双手握着双手。我轻轻的吻下去,点过你的唇,点过那让人迷恋的粉颈。你「嘤」的一声,双手抱住我的头,将我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材上,手指穿过我的头髮,轻轻的抚摸着。

  我握着你的椒乳,含着你软软的乳头,那粉红的娇羞在舌尖慢慢变硬,矗立了起来,乳晕,在无法察觉中,扩散开来。晶莹的乳房像被抹上了一层胭脂,娇羞的粉红不已。你闭上眼,享受着这个男人带给你的欢愉,一切,都是那幺的自然。没有抗拒,没有佔领,两个人似乎都在懊悔为什幺没有早些这样做。

  我的手抚摸着你的小腹,感受着如丝绸般的滑腻,向下,向下,当我把手插在你的双腿之间的时候,分明的感到到了那潮湿和温热。软软的阴唇包裹着我的手指,湿润的涂抹在我的愿望之上,你轻轻的皱了一下眉,彷彿有些疼痛,我愣了一下。

  「宝宝,怎幺了?」我认为自己哪里做错了。

  你闭上眼,想了好久,才睁开眼,用小的不能再小的声音说:「哥哥,我是处女…」「轰」一声炸雷在我的头脑里响了,我在那一瞬间甚至无法信任这是真的,这幺俏丽的女孩子竟然还是处女。

  我彷彿看到这个世界上最可贵的珍宝,独一无二。我对你的爱,在那一刻忽然让我彻底无法自拔的猖狂的爱上了这个俏丽的女孩。

  我轻轻的抚摸着你的身材,一切都是那幺的美好,我慢慢的顺着你饱满的乳房一路吻下去,吻过你的小腹,然后猛然一头扎进你的双腿之间。

  处女地的味道是那幺的芳香,在那片充满了诱惑的漆黑的森林之间,两片阴唇晶莹欲滴,淡淡的,不经人事。我的舌头,如蛇一般的离开阴唇,蜿蜒的向里面钻去,很快,就遇到了那层薄薄的阻碍。

  湿润,温暖,你身材里分泌的爱液不停的流出,打湿了我的嘴巴,我贪婪的吸允着那美好的甘露。「啊…哦…」你开端低低的呻吟起来,那声音如歌如泣。

  苗条的大腿紧紧的夹着我的头,手指在我的发间穿梭,时不时的身材抖动一下。

  舌头,时而撩拨着你的阴唇,时而挑逗着那颗小小的阴蒂,象颗晶莹红润的红宝石。双手笼罩着那饱满的乳房,乳头在我的指尖扭来扭去。你闭着眼睛,显得那样的陶醉,那样的欣喜,那样的心醉神迷。

  柔软的嘴唇包裹住了你的阴蒂,让那小小的凸起蕩漾在我的唇齿之间,我轻轻的吸允着,你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,小声的呼喊着「哥哥,哥哥」。我像得到了莫大的勉励,舌头更加快速的在阴蒂上摆动,撩拨。

  你果然是处女,你的小穴经我这幺一舔,积存在体内很长时间的愿望爆发了,你感到浑身一阵燥热,一阵阵激动由小穴传遍全身,有如潮水,一浪又一浪,全身有如被电击似的,下体一股股的热流涌出,少女的细腰扭来扭去,满面通红,呼吸急速,鼻孔直喷热气。

  少女两腿紧夹我的头,使劲向下用着力,只知奋力地扭动柳腰,耸动丰臀,逢迎着我的舌头,口里忘情地淫叫着。你媚眼如丝,口中不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自己着微张的樱唇。突然,你感到自己的嫩穴里热流急涌,全部人有说不出的舒服畅快,全身一阵激烈地抽搐,螓首频摇,突然一声娇呼:「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」就在那一瞬间,你全部人像被抛起来一样,宏大的快感迅速将你全部人都吞没了,身材高高的拱起,犹如一座小桥,双手紧紧的握住我的手,紧闭着眼睛,重重的喘息。

  你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的电击般的刺激弄得一阵狂喘娇啼,银牙轻咬,秀美的脖颈僵直地向后扬起,美眸中闪耀着一股醉人而狂热的欲焰,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着你的扭动而飘扬着,全身的雪肌玉肤渗出一层细细的香汗。双腿之间分泌出的源源不断的爱液甚至打湿了床单我看着你,微微的笑了。我并没有打算进入你的身材,因为你是那幺的可贵,我无法去损坏这样一个女孩保存了22年的贞操。我也是第一次知道,本来看着自己的女人欲仙欲逝世是那幺值得自满的一件事。

  你的呼吸慢慢的安静下来,迷离的眼神望着我的双眼,两个人就这样四目相对。我翻身躺倒一边,然后用力的搂过你,把你放在自己的胸口。你的手放在我心脏的地位,静静的感受着我的心跳。脸颊贴着我的胸膛,温热的,广阔的。有那幺一瞬间,你感到那就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处所,是你一生的依附。

  也许这就是最纯挚的爱,在第一次赤裸相见的时刻,并没有索取,只有付出,看着自己的爱人那幺的惊喜,让自己的心中无穷的满足。只要我知道你什幺都愿意为我做,我就心甘甘心的对你好。

  慢慢的,两个人都睡着了,就这样,你趴在我的身上,头,还随着我胸膛的呼吸而高低起伏。时不时的,从梦中醒来,看着这个不可思议的女人。抚摸着你直挺的鼻樑,薄薄的嘴唇,然后又再次入睡。

  当你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天已经亮了,这一觉睡的是那幺香,甚至连梦都是那幺美好,擡开端,我不知何时已经醒了,微笑的看着这个俏丽的女孩。

  「早上好,我的宝宝」

  你睁开眼,娇羞的看着我,我的手轻轻的抚摸你的乳房,你的乳房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俏丽,圆润的乳房有32C,是东方人最完善的尺寸,白嫩的乳房上是两点粉红色的乳头,这样的色彩只有未经人事的处女才有。乳房微微的上翘着,随着动作,像果冻一样发抖。从上面看去,就像两座火山,火山口散发着看不见的勾引,让我几乎能够感受到那种狡猾而又火热的狂野。

  你摸着我的皮肤,光滑而又火热,尖尖的手指从我的胸膛滑下,滑过我的小腹,然后猛的塞进我的内裤里,一把握住我那早已经坚挺的阴茎,高低套弄起来。

  「噢」我快活的轻轻的叫了一声,我在感受着那种温暖的手掌时,险些直接达到高潮。在你抓住我的阴茎的同时,我的双手也抓住我身下那两个高耸的火山一样的乳房,狠狠的搓揉着两个让我慾火焚身的魔鬼,然后把一个乳房含在嘴里,用嘴唇夹紧,开端吸允它。

  你那柔软的皮肤在我的口中像一张纸似的,当我舔着你、吸吮着你时,在你手中的阴茎开端挺起、变硬。你的乳头逢迎着我的舌尖,好像要在我的口中融化似的。我吸吮着它,感到着它的变更,开端变硬,变大。我的阴茎在你的抚摸下也在变更着,越来越大,越来越硬,更富有弹性。

  在你乳房下面是一块被你成熟、饱满的乳房所掩盖的神密的暗影。但我能看到处于那宽宽的两腿之间的峡谷上面白晰的圆圆的腹部。你的肚脐像一颗黑色的珠宝,领导着我的眼力看向那白晰的腹部下面。

  一条精巧的曲线延伸到你那光滑、狂热、捲曲的阴毛,像乳头一样狡猾、火热。我看不到你的腿,你的脚,也看不到那地闆。除了你下面那块隆起的阴阜,我什幺也看不到。

  我的手在你的臀部滑动,使你感到到和我已经密切无间。并且我自己也似乎感到你就是我的一部分,就像是我的手指一样。而现在我的手指已落在你两腿上部的中心之处。

  我又重新感到到你那温暖而又富有弹性的头髮摩擦着我的脸。你靠着我,轻轻地移动一下,把两腿离开来。

  我的手指在你两腿之间不停地移动着。我感到到了你圆圆的大腿的冰冷,也感到到了你大腿之间的湿热。我把头靠在你的肩上,吻着你的颈子。我的嘴唇可以感到你颈部的悸动,并且你闭起眼,开端让我的手指来认识你,懂得你。

  就好像有一个动物在你的两腿之间扭动。我手指下的阴道变得湿漉漉的,很温暖。我感到到它在颤动。我开端摸弄你可爱的湿滑的阴唇了。

  你的阴唇在我的手指触摸下隆起、抖动。像一个蠕动的迷宫困惑着我的手指,戏弄着它们。我把脸更深地埋进你的股沟内,呼吸着你的气味。我把你的体味吸进我的肺部深处,感到是多幺的温暖、清新。你的阴唇抖动着。此时我又在你的股沟里张开嘴,你绷紧你的臀部挤压我的睑,用你的股沟玩弄我的舌头。我的舌头扭动着,品嚐你的体味,舐着你的屁股。

  你的大腿夹着我的腰,你的阴唇完整离开了,而你的阴道口快活地张开了,湿湿的,舔着我的手指。我低头狂热地吻着那狡猾的小洞口,并且感到它也撅着嘴回吻着我。我把脸挪下一点,用鼻子顶进你的阴道,我的嘴全湿了。

  我又把嘴对着你的阴道口,长满阴毛的阴部摩擦着我的脸,需要我,恳求我深入。

  我吻着你阴户闪闪发光的嫩肉,呻吟着。我又腾出一只手盲目地伸向前去,一次又一次不停地用手掌搓揉你尖挻的阴蒂,搓揉那面很少被触摸的嫩肉,使它们在男人的手中更加敏感、紧张。

  我吻着你的阴道,把舌尖伸进去,而你的阴道也回应吸着它,就这样甜蜜地吻着,快活地呻吟着,召唤着我深入,同时用你的阴毛摩擦着我。

  我的舌尖舔着你的阴蒂,直到它的根部也开端变硬。你扭动着,使我的舌尖知道它们是多幺爱好这样被舔着。我持续品嚐着你体内海洋深处的堿味。我的手又捏住你两个乳头,并向下揉动着那成熟、饱满的乳房,那乳房就像装在薄薄皮肤里的枕头,很柔软,并开端由于高兴而膨胀。我在搓揉你的乳头时,能感到到你那粗糙不平的乳头上的皮肤摩擦着我的手掌。

  你的身材紧绷着,雪白的皮肤因为快感而充血,变成了红色。乳房变得更大了,甚至上面蓝色的血管都清楚可见。阴道里源源不断的流出爱液,打湿了宾馆的床单。你睁开眼睛从镜子看过去,两个赤裸的肉体纠缠着,紧紧的绕在一起。

  「啊」你开端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,我感到到你的阴道越来越湿润,越来越火热,我知道你马上就要到高潮了,你甚至不由自主的擡起屁股,用力的把阴唇顶向我的脸,让我的鼻子在两个阴唇之间摩擦,我结束了动作,让你完成剩余的部分。

  你的动作越来越大,越来越快,而喘息和呻吟也变成了销魂的叫床声:「啊…啊…哥哥,我好舒服…噢…快点…再快点…我要高潮了」我感到一股热流从阴道深处涌出,流到我的脸上,我伸出舌头,把所有的爱液都舔到嘴里。你感到那柔软的舌头,然后在一瞬间,达到了高潮。喘息着,重重的跌落在床上,瞇着眼睛,微微翘着的嘴角告诉我你有多幺的满足。

  我没有停下,而是慢慢的爬上去,开端吻你的脖子,给你高潮后的温存。你瞇着眼睛享受着我的服务,无比满足,呼吸渐渐安静。

  我的阴茎开端有一种快要涨裂的疼痛,你翻身坐在我的身上,慢慢的吻下去。

  一只手还紧紧的握住我的阴茎不停套弄。你终于脱下了我的内裤,露出我的阴茎,你呻吟着,把嘴唇贴了上去。

  舌尖在我的龟头上轻轻的点了几下,我开端不由自主的小声呻吟,你用一只手托着我的睪丸,轻轻的揉捏。舌头,温暖的舌头,慢慢的从阴囊开端舔起,一直向上,顺着我阴茎的血管和筋脉,游遍我那火热和坚硬的下体。很快,我的阴茎上就沾满了你的口水,你擡开端,看着我满足而微闭的脸,快活的一笑,然后猛的,把全部阴茎含在嘴里。

  一瞬间,感到像是被温水围绕,甚至像回到了母体,我被你柔软滑腻的口腔所包围,开端不由自主的按住你的头,想要更深入一点。你缓慢的摆动你的头,舌头在看不见的处所搅动着我的阴茎,在钻来钻去,纠缠着那根坚硬的肉棒,抵逝世纠缠。然后一下一下,你开端越来越深入,我清楚的感到到龟头开端触到你口腔的最深处,阴茎下面底本冰冷的处所开端变得温暖。

  我拉着你的手,让你握紧阴茎下面的处所,那是我最敏感的部位,你屈服的追随着我的领导,我按住你的头,用力的向下按下去,有几次,甚至感到龟头已经塞到了你的咽喉。从毫无感到到快感来临,就在一瞬间,全身的快感都集中到了那个部分,我开端欢愉的呻吟。

  我再也忍不住了,我的腰猛的向上顶起,阴茎深深的插进你的嘴里,差点就顶到喉咙,然后就在舌头的包围下,开端射精,激烈的精液一股股的冲进你的嘴里,我足足射了差不多十次,才慢慢的停了下来,而阴茎在你的嘴里还不停的跳动,好像意犹未尽。

  你没有张开嘴,而是让我在你嘴里慢慢的变软,舌尖不停的撩拨着已经软下去的龟头,直到我安静下来,你才慢慢的吐出阴茎,然后伸出手,把嘴里的精液吐在上面,这让我看的无比的高兴。

 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两个人似乎忘记了此行的目标,只是在床上猖狂的做爱,休息,做爱,休息…当两个人都高潮后,就躺在那里看着镜子里的人互相调笑,然后又因为一个火热的眼神重新投入到永无止休的缠绵中。我从来都不知道本来没有插入的性爱竟然让我有了从来没有过,不敢想像的完善的性爱体验。

  直到我再也喷不出精液,只剩阴茎的跳动,而你叫床的声音也开端变得嘶哑起来的时候,两个人才终于疲惫已极的躺倒在床上,一动不动。你趴在我的身上,由于几个小时的猖狂做爱而带起的深深的喘息,呼吸吹在我的鼻子里,痒痒的。

  我幸福的看着这个女孩,好像是这个世界最完善的珍宝。

  而我,也一直没有向你索取,最多只是把龟头顶在你的阴道口,让两片阴唇夹住想要冲刺的龟头,轻轻的滑动几下,沾满滑溜溜的爱液。你也放心的让我这样做,因为你知道我也只是这样而已,并不会损坏你保存了22年的贞洁。

  时间过得那幺快,一转眼间,会议开完了,我就要回去了,那天晚上你看着我,你知道回去以后,我们就要假装若无其事,你把头埋在我的怀里痛哭,我不知道该说什幺,该怎幺做,只能是紧紧的抱着你,良久,当你结束了哭泣的时候,你擡开端,默默的看着我,轻声的告诉我:「哥哥,你要的我现在还不能给你,但是我知道你忍的很辛苦,从后面来吧」我愣了一下,好像不敢信任自己听到的,我一下子没有反响过来,又「嗯」了一声。你抓住我的手,慢慢的领导者我,划过自己的背,然后在肛门的处所停了下来。

  「我想结婚的时候再给你,可是我不想看你这幺难过,从这里进来,好吗?」我什幺都没有再说,心里却充满了感谢。我直起身,坐在你高高翘起的大屁股上,双手扶住坚硬如棒的阴茎,挤开紧紧的臀肉,抵在了肛门,然后一点一点的压下去。

  我看着龟头慢慢的钻了进去,由于刚才的爱抚,阴道流出的爱液早已浸湿了肛门,滑溜溜的,你也就没有了多少苦楚。我坐在你的身上,看着自己的阴茎消散在你的身材里,心中的火烧得我口干舌燥。我想狠狠的把自己的阴茎插进去,然后猖狂的进进出出,可是我知道这样会让你疼痛不已,所以我只有慢慢来,等肛门完整适应了阴茎的尺寸后,我才可以有下一步的动作。

  鸡蛋大的龟头已经完整消散在了你的肛门里,全部阴茎也插进去三分之一了。

  我鬆开了手,趴在了你光滑的背上,用身材的重量让全部阴茎完整插进你的身材。

  终于,我和你连成了一体。我像叹息一样长长的出了一口吻,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到了,自从和你开端后,我就再也没有碰过蒋夕,我终于找到了久违的感到。而这感到更加强烈,肛门的括约肌紧紧的抱着我的阴茎,在进口处紧的要命,钻进去后却宽阔了很多。直肠里热热的温度刺激着阴茎,要不是下午几次不停的做爱,我直接就会射精。

  你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,我缓慢的动作并没有让你感到太多的苦楚。而我,竟然成为了第一个进入你身材里的男人。你感受着自己的身材被那根坚硬的棒子塞的满满的,肛门处的疼痛感几乎消散,随之而来的甚至有一点点的舒服。

  我挺起腰,把阴茎拔出来一点,再缓缓的重新插回去,频率很慢,很温柔。

  一只手撑着床,怕把你压的喘不过气,另一只手搂着你的乳房,手指搓捏着你的乳头。

  你自觉的翘起屁股,随着阴茎的抽插高低起伏,回过火去,与我舌吻。两个人的舌头搅在了一起,这让我更加的高兴,我不由自主的加快了速度,耻骨拍击着你肥嫩的大屁股「啪,啪,啪」的声音响在房间里。

  你竟然感到了一阵阵微微的快感,你扭过火去,饑渴而又苦楚的看着我的眼睛,眼神里充满了诱惑,我像得到了莫大的勉励,不再担心你会痛,而是以前所未来的速度和深度狠狠的抽插起来。

  我直起身,双手捏住你的屁股,用力的扒开,分向两边,这样我就能明确的看见自己的鸡巴在你身材里的进出。褐色的肛门在阴茎的进攻下全面沦陷了,随着它的拔出,带动了肌肉的翻出,然后当我狠狠的插进去的时候,肛门又深深的陷了下去。肛门处分泌的液体沾满了我的大鸡巴,亮晶晶的。

  看着这样淫蕩的画面,听着你从来没有过大声的叫床,我更加卖力的扭动自己的腰,我向前坐了坐,然后猛的把阴茎深深的插到肛门的最深处。你被这突如其来的深入带来的苦楚和快感刺激的快要昏了过去,你放纵的叫着,你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感到,痛并快活着。满足自己男人的愿望,看着我如愿以偿的佔领自己的身材,本来付出是这样的美好。

  我侧着身,翻到一边,这样两个人像睡觉的姿势一样,我从后面抱着你,一只手从你的脖子下面围绕过去,抓住你的乳房,把你紧紧的贴向自己。另一只手从你的腰上绕过去,摸上了你已经湿的一塌糊涂的阴蒂,轻轻的搓揉了起来。

  在肛门和阴蒂的双重夹击下,你很快就失神了,宏大的,从来未有的快感让你开端语无伦次起来。

  「哦…噢…哥哥…你插的我好舒服啊…我好舒服…本来插这里也可以有快感…啊…啊…摸我的阴蒂…轻一点…轻一点…捏我的咪咪吧…」我更加卖力的抽插,「啪啪」声迴蕩在房间里,你的屁股因为撞击变得红晕起来。汗水顺着我的肩膀流下,滴到你的肩头。

  终于,宏大的快感涌来,我发出一阵野兽一般的低沈的吼声,猛的把你压翻在身下,大鸡巴深深的插到直肠的最里面,突突的射出精液。你感到到了鸡巴在一瞬间猛然增大,你知道我就要射精了,于是更加卖力的把屁股翘起来,淫蕩的回头看着我,伸出手指,塞进我的嘴里,让我吸允,逢迎着我的高潮,感到着一股股热流涌进自己的身材。

  两个人都疲惫不堪的倒在了床上,我扳过你的身材,依旧侧躺着并没有把阴茎拔出来,而是依然插在你的身材里,感受着那种被包裹的快感。只是,睡到酣处,我们依然没有放开彼此。我紧紧的抱着你,一只手放在你的小腹上,而你则枕着我的胳膊,抓着我的手,不肯放开。

  三个月后,你接到通知,你被国外某着名航空公司录取。你的理想实现了,你终于成为了一名空姐,还是世界最顶尖的航空公司。

 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没有担心,因为我知道,我们不会离开。

  你出国后的一个月,我离婚了,放弃了所有,房子,车子,存款,和我最爱的那条赛级阿拉斯加雪橇犬。

  很多人说我傻,说你已经走了,玩玩就算了,你丫认真什幺,还真离婚啊。

  我从来没感到自己傻,我是那幺的爱你,答应了你,就要做到。

  离婚后的那晚,我把离婚证的照片发给你,你哭的像什幺一样,说我好傻,说你好坏。我笑着听你讲完,然后告诉你,我已经买了机票,办好了签证,在你空姐培训结束的毕业典礼那天,我会涌现在你身边,我就自满的告诉别人,那个最美的中国女孩是我的女人。

  那天像是梦幻一样,闪光灯打在你的身上,你是那幺的自满,因为十几个国家的几十名空姐,只有你一个人的男友到了,别的女孩都用那幺爱慕的眼神看着你,夸奖我们的般配,嫉妒你的幸福。典礼结束后,我和你在异国的街道,旁若无人的牵着手,亲吻,大笑,我知道,每次我们走在一起的时候,回头率都是那幺高,因为你是如此的俏丽,而我,又是如此的幸福。

  那天晚上,你告诉我,「哥哥,我把自己交给你」两个月的形体培训,让你的身材越发的俏丽,雪白的肌肤,高耸的乳房,即使在你躺在床上的时候,依然高耸,那幺的饱满,富有弹性,我并没有急着要你,灵活的舌头舔遍了你的全身,因为我知道,今晚,我可以全部的拥有你。

  当舌尖停在你的阴唇的处所的时候,你那久违的呻吟终于又响起,一次次的撩拨你的阴蒂,看着你的爱液如泉涌,很快,你就达到了高潮,爱液湿漉漉的沾满了我的脸,我扶起早已坚硬如铁的阴茎,轻轻的在你的阴唇间摩擦。轻声的告诉你「宝宝,哥哥进来了」你发抖的声音小声的说「哥哥,我怕,你慢一点」龟头轻轻的离开阴唇,慢慢的向里钻,很快,我就感到到了拦阻,那层薄薄的处女膜横在我们之间,我知道,如果我再进一点,我就是你第一个男人,而你,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我。我不知道我们能否有未来,我不知道你和我能不能保持过你五年的合同结束,但是我是那幺的想要你,我是那幺的爱你,我要你记住我,永远记住。

  我的身材猛然一沈,处女膜被瞬间捅破,你紧紧的抱着我,咬住我的肩头,一声尖叫,我知道你很疼,所以我马上停了下来,阴茎还有一半留在外面,我轻轻的抽出来一点,阴茎上沾满了鲜红的处女血,你真的是处女!

  当你疼痛渐渐消散的时候,我慢慢的填满了你的身材,缓慢的抽动起来,而你的眉一直紧紧的皱在一起,你的身材是那幺的紧,两条腿因为疼痛紧紧的缠绕在我的腰间,几乎让我无法摆出发体,直到五分锺后,你才肯鬆开。我趴在你的身上,深深的吻着你,腰缓慢的摆动,一只手支撑在床上,另一只手笼罩在你的乳房上,感受着你的柔软。

  很快,我就保持不住了,因为你处女的身材是那幺的充满刺激,才短短的几分锺,我就无法把持自己,我急促的抽动几下,高潮的时候想把阴茎抽出来,你马上抱着我的皮肤,紧紧的压在你的耻骨上,告诉我,「射在里面,我是安全期,我想要你的全部」没有迟疑,几个月的所有积蓄喷薄而出,一瞬间的时间里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。从未有过的高潮体验,你微闭着双眼,领会着暖流涌入你的身材,舒服的小声呻吟。

  那是你的初夜,至今一直很遗憾的是,初夜并没有带给你高潮,也许是因为真的很疼,直到三四次后,你的疼痛感才慢慢的消散,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我终于把你送上了高潮,你不顾一切的紧紧的抱着我,大声的呻吟,身材无法把持的猖狂的抖动,那是你极度高潮的标準,双腿突然伸的笔挺,双臂围绕着我的腰,紧闭着双眼。我看着你,你那时的表情我至今记忆犹新。

  可你还是走了,我们毕竟没有敌的过距离,爱情最大的敌人。你走的这一年,我变了一个人,我开端玩世不恭,整夜的混夜店,为你戒掉的香菸也整日叼在嘴上,用一副邪恶的微笑看着我身边的女人。一个个,她们来了又走,我却从来没有疼过。我所有的疼痛神经,似乎在我们最后一次通话中全部耗光,我捧着电话,哭的撕心裂肺:怎幺就没有了?

  至今依然不敢信任你已经不在我的身边,我在一个个女人身上寻找你的感到,可是再也没有了,我没想过再结婚,因为我知道,我没措施再去像爱你那样爱任何一个女人。我的一生,曾经愧疚过很多女人,前妻,初恋,那幺多爱我不悔的女人,我知道我的残暴,我也明确我那幺多的辜负,所以,也许下半生的孤单是我的报应,是给我默默懊悔的时间,只是,我那幺的想你……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,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四五个小时,几次泪流满面,每个男人一生中都有一个最爱的女人,我的,就是你。直到今天,我不恨你,即使我已一无所有,我依然感谢你,在异国为我坚守的那一年,我明确你的优良,明确你的俏丽,更知道你为我冰冷的拒绝了无数个比我优良无数倍的寻求者。

  我记得那个毕业典礼的下午,你挽着我的手臂,告诉所有人,我是你的男朋友,是你想嫁的那个人。

  我记得那个淩晨,你出浴,穿着一件米色绸质的睡衣,浴后乌黑油亮的长发随便的散落在胸前,黑髮之处,隐约的露出雪白的肩膀,温润如玉。发尖还隐约的挂着几滴水珠,顺着肩膀的曲线,慢慢滑了下来,朝阳的光辉打在上面,在那些水珠的表面镀了一层金黄的薄膜。

  你斜靠在阳台的长椅上,微瞇着眼,似已睡着。胸前放着一本书,乐嘉的《色彩性格学》,手臂轻轻的垂下,如葱的指尖碰到了茶几上的杯子,一缕淡雾渺渺而起,透着一股蜂蜜柚子茶的清香。苗条的腿在裙襬的飘动间若隐若现,摄人夺目。房间里放着卡洛斯·加德尔的PorUnaCabeza,小提琴尖锐却不刺耳,抑扬顿挫却内敛老练,高调又内敛的引领着旋律,犹如踩着探戈舞步的女人,有着崇高的步伐傲视一切的态度,对舞伴欲迎还拒,纠缠其中,而钢琴鲜快明亮的节奏,把情节步步引入高潮,在音乐高潮到来前有力的击键,彷彿是在下一个旋转前深吸一口吻,然后就出发,去驯服这个舞池,风琴略带舒缓的伴奏,就是那欲迎还拒中的风情……一首曲尽,而脑中的旋律挥之不去,犹如一场没有尽兴的舞蹈,永远只差最后一步。那是我一生中最美的画面。

  而你离开我,也不是因为别人,而是真的因为距离,因为太疲惫。所以我不恨你,至今依然爱着你,不知道我们今生还能不能见面,不知道还会不会听你再叫一声「哥哥」,愿你一切安好,苏潇,我此生的最爱。

  

Contents


严选免费成人小说
好色邻居搞妈咪        公司旅游的日子       老柯意外的春天        哑姑性事       来喝咖啡的独居女人
父亲调教了我们母女        车上被征服的女人        妻子的背叛        被公公送给别人操的儿媳
我们强悍的女经理        

百站百胜: